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 |  学校主站
当前位置: 新闻网首页 > 校报一览 > 正文
校报一览
葛晓音:我国急需“灰领”人才
来源:点击次数:时间:06-09-24 21:46:00

    葛晓音代表提交了3个议案,其中一个是呼吁重视职业教育、提高培养质量。葛晓音代表经常听到技师、高级技工、农技人员等人才紧缺的呼声,她认为目前我国高级技术型人才的欠缺,已经成为阻碍创新的一个瓶颈。多年来,优秀的学生都以报考重点大学为荣。但大学本科的任务是对学生进行文化素质的全面培养,所学的专业基础理论知识不一定能直接满足技术生产的需要。职业学校本来应该承担起培养“灰领”和中级技术人才的任务,目前却逐渐萎缩,学生质量日益下降。

  分清楚大学功能

  葛晓音代表说,很多老师都曾向她反映扩招所带来的很多问题。去年葛晓音代表在提交的建议和小组会议上,表示坚决不同意扩招,她觉得国内大学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分清楚研究型大学和教学性大学,国外分得很清楚。现在教育界刮起了浮躁风,大家都想做研究型大学,而且这些是和当地利益挂钩的,比如当地政府的政绩问题,因为只有研究型大学才有博士点和硕士点,教学型大学重点是教学,研究是其次的,就没有那些个显赫的头衔,显得大学不重要。葛晓音代表认为这些观念不对,只有分清大学的功能后,每个大学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、才能考虑招生的规模大小的问题。这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。

  葛晓音代表回忆,去年她的一个学生,是北京重点大学的老师,跟自己多次反映这个问题,说带这么多学生,老师们实在受不了,简直是开研究生班了,如何能够保证研究生的质量。像文科、文史类的传统课程,以前采用的都是小作坊式的方法,一个人顶多带两三个徒弟,一个人一年一般只招一个研究生。现在研究生招多了,每年积累起来老师会很忙,老师一忙,课堂教学不可能花很多的精力。一个研究生从入学到毕业要有很多的程序,而且都是要单独做的。要资格考试,开题报告,预答辩、答辩,中间不知多少个环节。如果一个老师带一二十个,一个教研室就是几十个,除了自己的学生,还要帮其他老师做,身上的负担非常之沉重。这是研究生质量下降的一个方面。

  转变就业观念

  葛晓音代表说,到现在为止,职业教育还是不受大家的重视,在两会上,农业口的代表每次都提到需要农业技术员的问题,但呼声都很微弱。农村非常欠缺农业技术员,这种基本需求有高职和中职的培养就可以了,有很多这类的技术工作需要他们在基层做。高端技术也是这样,许多地方缺乏高级技工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

  葛晓音代表认为,过去我们对高等教育向来有一个误解,觉得大学毕业怎么也得去做一个国家机关干部,从来没有考虑过出来以后还要找工作。但是每年有很多毕业生,看到热门的岗位已经满了,就在家坐着等工作。这个问题在西方也很普遍,但在西方并没成为太大的社会问题,因为西方对高等教育的看法,认为大学其实只是文化素质和专业基础知识的全面培养,不是进入大学就终身有靠了。即使是念了法学博士,还可以念一个文学博士,将来究竟做什么,要看机遇和自己的发展。所以我们的观念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。

  葛晓音代表曾在日本东京大学当过几年教授,身边有一个老教授出身日本名门贵族,他的女儿从日本名牌大学东京女子大学英语系毕业,毕业后找的工作居然是看护盲人,类似于去护理医院护理意外失明的人,帮助这些人重新适应黑暗中的生活。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做这种工作还要进入一个职业学校来培训。当时葛晓音代表实在不理解,自己家庭出身这么高贵,而且成绩也不错,但教授的女儿说自己愿意帮助人,进培训的学校当然比女子大学低得多,但进去培训才能考到资格证书,考到好几个证书才能取得正式的资格。葛晓音代表认为这是成熟社会、发达国家的理念,即使是大学毕业,如果想取得专长,还可以进高职进行专业的培训。这跟我们现在的观念完全不一样。

  扩招的问题和职业教育系统的统筹规划问题有关联,同时也跟社会上的观念非常有关系。如果社会上很重视,职业学校学生也不会觉得很丢脸。扩招以后,大学生就业难,而且凡是来北京上大学的,全都要留在北京。没有人愿意回到原来的家乡,虽然外地很需要北京的大学生。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愿不愿意低就,有的人只愿意高攀,不愿意低就。如果只是做一个专门的比较技术性的工作,可能觉得在大学里学的跟现在的工作不一定完全对口,不愿意转入做职业性比较强的工作,这个观念转不过来。

  人文学科宁可小而精

  这些年来葛晓音代表还是在提倡人文教育。她说,所谓人文教育是一个非常广的概念。现在定义的人文学科就是指文史哲,葛晓音代表认为专门研究文史哲不需要太多的人,整个国家的基本研究人员够了,应该搞得精一点,无论是教书还是研究都应该力求“宁可规模小一点,但要搞得精一点”。但现在摊子铺得很大,全国搞这个的人很多,出来的成果并不太尽如人意,质量也有一种下降的趋势,重复的东西、学术泡沫也不少。

  从教育的角度来说,葛晓音代表觉得整个人文教育的质量有所下降。现在侧重国学方面,应该对人的情操、品质、民族自信心、爱国情怀都有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。一般来说,有国学修养的人往往被传统文化传统道德的规范无形之中约束着,所以人文教育是在潜移默化对人的精神上的影响,可实际上现在挺难做到这点,包括自己的学生都很难,只是把这个专业当成找工作的一种工具。

  至于能否真正从研究中得到一种快乐和精神的陶冶,葛晓音代表表示,如果从普及教育来说,只要坚持这样做下去,慢慢地对年轻人会有影响,这些影响比一般空洞的教条要管用得多。

上一条:学术丑闻频曝光 代表委员批学官不分等腐败现象
下一条:高等学校成本结构与产出效率关系的实证研究

版权所有 :陕西科技大学宣传部 邮编:710021 陕ICP备14011297号